大发快3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教育

任正非央视专访核心内容剧透:中美贸易根本的问题是教育水平

  智东西5月22日消息,昨天上午华为创始人、CEO任正非在华为总部接受了国内媒体的群访,直面连日来美国禁令、华为海思芯片“备胎”、谷歌等海外企业的中断供货、华为海外5G业务影响等热点问题,进行了掷地有声的回应。

  在群访后,当日下午任正非再次接受了央视记者董倩的独家专访。采访期间任正非不仅谈及了中美贸易话题,更多篇幅则谈到了基础教育问题。他不仅提到了这个社会最重要走向人工智能的,而在人工智能背后有座统计学的大山,更是指出中美贸易根本的问题是教育水平,一个国家强大的基础在于文化素质等。

  一直以来,作为华为的掌舵者,任正非非常低调,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。4个月前的1月17号,任正非首次接受电视媒体的专访,对女儿孟晚舟被加拿大扣押、华为遭一些国家 打压 等问题作出了回应。

  在当时的专访中,任正非也谈到了教育的重要性,并特意引用了一个说法:“一个国家的强盛,是在小学教师的讲台上完成的”。此次,任正非再度接受央视专访,更是着重强调了基础教育的重要性。

  记者董倩:今天您之所以答应给我们这次访谈的机会,前提是我们要谈教育。我特别好奇是外界所有人都在担忧华为如此生死攸关的时刻,在担忧华为未来应该怎么办、能不能活下去的时候,您反而有点超然世外,要谈教育,教育为什么是您最关心的事,为什么?

  任正非:这个部门也没有什么,就是一个部门,部门为什么叫这个名字?我也不知道,这个名字自己起的。

  任正非:每个部门都有存在的目的,它的目的是做芯片,2012实验室还要做很多其他东西。海思只是2012实验室的一个下属机构。

  董倩:2004年甚至更早的时候中美关系一切正常、国际供应链一切正常,为什么要预想假如这个世界不正常怎么办?

  任正非:我们曾经准备用100亿美金把这个公司卖给美国公司,卖给人家时合同也签订了,所有手续办完了,两个团队买了花衣服,大家穿着花衣服去海滩上比赛跑步、比赛打乒乓球,这个时候该美国公司发生变化,新董事长否决了收购,(我们)回来讨论还卖不卖?我在我们公司是投降派、妥协派,什么事情都想让一让,少壮派激进派坚决不卖了,我就说十年之后和美国在山头上遭遇,我们肯定拼不过他们刺刀,他们爬南坡时是带着牛肉咖啡爬坡,我们带着干粮爬坡,可能到山上不如人家,我们要有思想准备,就准备了备胎计划。

  有人说5G将来会不会成两种标准?我认为不会的。因为人类好不容易统一了一个标准,为共同的全球云社会服务,两种标准就是两朵云,很难交融。

  任正非:可以参观一下我们生产线秒钟一部手机,从无到有基本上没有什么人。未来几百条、上千条的生产线完全是自动化的,这时说人的文化素质不够,至少说没有受过大专、大学以上的教育,英文也不好、计算机也不好,工人的机会都不存在,没有工人阶级这个名词,公司生产阶级上基本上叫“工匠”,从我们公司的索引,可以放大来看这个国家,国家也要走向这一步,否则国家没有竞争力的。

  任正非:一个国家强大的基础是什么?有硬件基础,比如说铁路、公路、交通设施、城市建设、自来水各种环节的硬件设施,硬件设施没有灵魂的,灵魂在于文化、哲学、教育,在于人类文化素质。

  董倩:您对教育问题认识这么深、这么透,今天(21日)上午媒体圆桌会上有一位记者提问,您会不会进入到教育?会不会领着做,您说不会。但是您在几年前花自己的钱,不是花公司的钱请中央党校、中国基础教育课题组的专家做中国农村九年义务教育的状况调查,而且也分析了一些不仅是乡村的贫困学生怎么学习,包括城市的一些孩子们怎么能够保障他们的学习。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调查?

  任正非:当然,这些年国家七十年来(取得)巨大进步,三十年来也有巨大改善,教师的生活也有巨大的进步,但是要看到(孩子)是祖国的未来、国家的未来,而教师们担负着给花朵浇水。我们都不给花朵浇水,没有使命感,少浇水花朵蔫了,不就少了一个乔布斯吗?

  从今天抓起,如果农村的孩子二三十年以后很多都是博士、硕士,就会为国家在新的创新领域搏击,争取国家新的前途和命运,这才是未来。如果二三十年以后还是没有多少文化,仍旧是一个打工仔,打什么工,全是自动化了。

  任正非:在工业时代,只要有中学文化程度、中专文化程度基本上可以工作了。但是在智能化社会,这个文化程度大大提升了。而且不完全是精英教育,国家重视的都是综合性的精英教育,对职业教育不够的。德国70%是高等职业教育,高等职业教育也是很伟大的。

  董倩:把谈教育的背景再放宽一点,如果教育是这样的现状,怎么去面对现在以及未来很有可能持续的中美贸易争端?

  任正非:中美贸易根本的问题是教育水平,国家一定要开放才有未来,开放一定要强身健体,强身健体要有文化素质。

  任正非:统计学!我们往往不重视统计学。我们国家哪些学校非常重视统计学?国外计算机统计学就是人工智能,什么学后面都跟统计学,统计学很重要,我们有些人把它当成小儿科扔到一边,也没有大师。

  任正非:俄罗斯有一个科学家小伙子不会谈恋爱,只会做数学,到我们公司来十几年天天在玩电脑,不知道在干什么,管研究的人去看他,打一个招呼就完了。我给他发院士牌时,他“嗯、嗯、嗯”就完了。他不善于打交道,十几年干什么不知道,之后突然告诉我,把2G到3G突破了,马上上海进行实验,我们就证明了,无线电上领先爱立信,然后大规模占领欧洲,用了4G、5G,我们现在很厉害,与这个小伙子的突破有关。

  任正非:Google有一个阿尔法公司,做的全部是无聊的事,也可能是人类永远不可能实现的事情,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社会责任,不要觉得拿钱给穷人就是社会责任,探索人类文明中消耗大量的钱财可能没有结果,产生几篇论文(也是一种社会责任),因为后人可以踩在肩膀上前进,我们也是在这样做。

  在21日媒体圆桌会议上,有记者问及操作系统的问题,任正非当时回应称,“这个问题抱歉今天回答不了。我们能做操作系统,但不一定是替代别人的做法,因为我们在人工智能、万物互联中本身也是需要,但是到底哪些用了、哪些没用,我不是很清楚。”

(编辑:南平新闻网)

特别声明:本网所刊载的“来源:南平新闻网”或“来源:南平日报”字样的所有作品,其知识产权均为南平日报社所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进行转载、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,否则视为恶意侵权,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